第4章 中医的骄傲(下)

“小子,你们校长让你进去。”何淼还是一脸很刁的模样,那欠揍的嘴脸让林不凡很不爽,只是这里不是他的地盘,只能忍了。

只是进去后的林不凡看着百龄坛的脸色就明白了什么。“不凡,你不用管我,你想治就治,不想治就不用管我。”说完坐在一边继续喝茶,这话让一边何洪源一震,不知道这话到底什么意思。

“我收费很高。”林不凡想着自己现在自己缺钱,想着或许能乘着这个机会好好赚点钱。

“哼,不知天高地厚,还真的把自己当作人物了。”一边的何淼怎么可能放过这么好的机会?

那边的何洪源也是一脸的鄙视,现在的年轻人还真的都是眼比天高,要不是百龄坛在这里,何洪源早就将眼前的人赶出去了。“求你一定要帮忙。”何妙岚看到林不凡那紧皱的眉头,生怕父亲也说出什么伤人的话语赶忙拉着一边的林不凡道。

“我尽量吧!”就算眼前的其他人再过分,他也要看在何妙岚的面子上瞧瞧眼前的老爷子。

何淼看着自己堂姐如此低声下气的求这个黄毛小子,心里憋着一股火,想着等有机会一定好好教训一下眼前的家伙。

林不凡来到床边,看着躺在床上的老人,将手搭在老人的脉搏上,过了良久,这才一脸凝重的想要开口说关于老爷子的情况,只是那边的何淼毫不留情的打击道:“不要不懂装懂。”

“何淼,你给我闭嘴!”何妙岚气的发疯,那眼里冒着愤怒的火焰。

“一百万,想好了来找我!”说完大步流星的走了出去。一边的百龄坛则是称赞的点点头,果然是林老的孙子,那脾气都一模一样。

“一百万!你TM的怎么不去抢?”何淼在那边大声的鬼叫道。

林不凡则是没有丝毫表情,缓缓的转头道:“五百万,你要是感觉你爷爷的命不值这个钱的话,你可以不用找我,还有两天之后就算找我也没有用,就等着给老爷子收尸吧!”

“你……”那边的何洪源也没有想到看起来年纪轻轻的林不凡居然狮子大开口,心里不由恨的咬牙。

“那老头子我也走了。”说完一脸幸灾乐祸的离开,他早就看这些晚辈不顺眼了,真的以为自己有点势力就不知道天高地厚。

何洪源气的脸色铁青。“我就不相信整个YZ市真的找不到一个能治老爷子病的人。”

“爸,刚刚那个林不凡是方楠老先生都要请去首都中医大当讲师的,要是……”何妙岚的话还没有说完就被何洪源吃惊的声音打断了。

“你,你说什么?方楠?混账,你怎么不早说?”何洪源还是难以置信,这怎么可能?这完全不符合常理。

何妙岚满脸委屈,她也想说,只是他们完全不给自己机会,她怎么说?她对于自己父亲刚刚的表现也很失望,没有想到父亲原来是这么的以貌取人。

犹豫了好久的何洪源这才轻轻的开口道:“你和刚刚那个林不凡认识吧?”

何妙岚看着安静的躺在那里的老爷子,心里有种说不出的苦楚,她从小和爷爷长大,对于爷爷的感情自然不用说了,只是现在就算她去找林不凡也不一定有用,刚刚算是彻底将林不凡得罪了。

“我去试试!”说完缓缓站起来向着外面赶去,只是出去后这才发现自己不知道林不凡的联系方式,只能打电话给自己的导师。

在车上的百龄坛看着何妙岚的电话,不由微微叹口气,将目光看向那边的林不凡。“岚儿的电话。”林不凡当然知道这是什么意思了。

轻轻的拿过电话接通了。“老师,是我,您知道林不凡在哪里的对吧?”

“我就是!”林不凡的声音带着淡淡的疏远,这让那边的何妙岚心里不好受,她也想要为林不凡说话,只是完全没有机会。

“林不凡,我求求你,你一定要帮帮我爷爷,我知道刚刚我父亲的态度和我堂弟的态度不好,但是我爷爷人很好的,只要你答应救治我爷爷,你让我干什么都可以。”那带着哭声的话语让林不凡微微叹口气。

“我们中医有中医的骄傲,我不想有下次,还有救治你爷爷不是不行,那钱不能少。”说完等着何妙岚的下文。

这倒是让她难为了,那五百万不是一个小数目,她做不了主。“你稍等会我和我爸商量一下行吗?”

“行,等你们商量好了,直接打电话给百院长就行了。”林不凡现在很穷最起码买不起手机。

“好好,我一会打给你。”挂了电话的何妙岚赶忙跑去找何洪源。那边的何洪源不由气的发疯,那五百万可真的不是一个小数目,只是想着要是老爷子就这么去了的话,那绝对会让何家被人踩的骨头都不剩。

“只要他能治好你爷爷,钱不是问题。”何洪源咬牙切齿的说道,那模样一看就知道恨死了林不凡。

“回去吧,那边答应下来了。”林不凡轻轻的对百龄坛道。

等再次出现到那边后,林不凡看到何淼和何洪源那强压着的怒意完全视而不见,走在何妙岚的身边道:“老爷子不是中风,是被人下毒了,只是这种毒和中风的症状很是相似而已。”

“不可能,老爷子怎么可能中毒?每天的饭菜都是家里人做的,再说了我们都吃了,我们为什么没事?”何淼反驳道。

林不凡将何淼的话语完全无视了。“不是通过食物中毒,你想想老爷子中毒之前,家里有没有新增加什么东西?比如家具还有花什么的。”

何妙岚回想着,突然何妙岚想到了什么,一脸惊讶的看着何淼,这才转身对林不凡道:“何淼之前给爷爷带来了一盆很是鲜艳的花。”

“何妙岚,你不要瞎说,我为什么要害爷爷?”何淼怎么都没有想到这个时候居然将矛头指向自己。

林不凡示意何妙岚带自己去找那花。很快两个人在庭院里发现了结着红色果实的植物,何妙岚不认识,但是林不凡怎么可能不认识,这可是天南竹,全身都是毒,但是用好了,那可是治疗很多疾病的主要。

“你这花是哪里来的?”林不凡转身看着何淼道。

何淼吓的那里敢丝毫隐瞒,将来历细细的说了一遍。林不凡轻轻的点点头道:“那就错不了了,老爷子应该是误食了这南天竹的果实,这才中毒的。”

“这,这果实有毒?”何妙岚怎么都不相信看起来这么好看的果子居然有毒。

“这南天竹本来应该长在南方,在YZ市很少见到,而且很难养活,想着送花的人应该是费了不少心,这才能在YZ市存活,这南天竹可谓是全身是毒,尤其是那果实,被误食了,症状就犹如中风一般全身抽搐。”林不凡耐心的解释道。

何淼早就吓的全身冷汗,当初谢玉龙送自己这盆花的时候,完全没有说这花全身是毒,心里将谢玉龙记恨上了。

“那,你有办法解毒吗?”听到眼前年轻人的话语,何洪源也是一脸期待的问道。

林不凡点点头道:“我会尽力,我先用针灸的仿佛尽量控制毒素的蔓延,一会我写一个药方,你们去抓药。”说完走到内堂,用桌上的笔写了一个药方递给了何妙岚。

何妙岚不敢有丝毫耽搁,开车去了人民医院,林不凡开始对老爷子用针。“你帮我扶着老爷子,不要让他乱动!”林不凡退去老爷子上身的衣物。

熟练的拿出针盒开始行针,刚刚开始下手,百龄坛一脸的难以置信,他怎么都没有想到林不凡年纪轻轻就掌握了九针法,虽然九针法是针灸最基础的东西,但是后面的第八针和第九针却很难掌握。

果然再下第九针的时候,老爷子身体一震,要不是那边的何淼有准备可能就真的要出问题了。

一边的何洪源虽然不懂什么九针法,但是也感觉到这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做到的,尤其是那大概有八寸的长针刺入老爷子的身体,要不是百龄坛一脸的淡然,恐怕他早就冲上去和林不凡拼命了。

老爷子身上的针很有频率的颤抖着,大概过了十多分钟,神奇的事情再次发生了,老爷子身上所有的针全部同时停止了颤抖,林不凡这才有序的将那银针缓缓的拔出来。“好了,老爷子暂时没有什么生命危险。”林不凡脸色很差,要不是本身身体素质极好,现在的林不凡恐怕都撑不住了。

百龄坛赶忙上前扶着林不凡道:“没事吧,安排一个卧室,让不凡休息一下。”那边的何淼轻轻的将老爷子放下,这才从百龄坛手里接过林不凡向着楼上的卧室走去。

现在的何淼对林不凡是佩服的五体投地,他真的难以想象这个看上去和自己差不多的家伙居然如此了得。

“一会何妙岚带回来的药,用热水水煎三个小时之后服下,明天再服一次应该没有什么大碍了。”说完这话的林不凡就倒头睡去,行针绝对是一件很是消耗精神力的事情。

等林不凡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百龄坛已经回去了,等林不凡一打开卧室的门,就看到迎上来的何淼和何妙岚。

“你醒了?没有什么事吧?”何妙岚一脸关心的问道。

林不凡开口道:“我没事,只是刚刚精神消耗有点多,带着我去看看老爷子。”

何妙岚赶忙点头带着林不凡想着楼下走去,现在何家的人那里还敢小瞧这个林不凡,所有人都知道老爷子能不能醒来就是眼前这个小家伙说了算。

林不凡来到内堂,再次将手搭在老爷子的脉搏上。“老爷子没有什么大碍,现在脉搏虽然不是很强,但是最起码不乱了,明天再用一次药就好了。”

听到这里的何洪源一脸的惊喜,一脸感觉的看着林不凡道:“谢谢小友了,这个是你的酬劳。”何洪源不是傻子,当然知道这个时候巴结眼前的林不凡,谁知道以后这个年轻人能走到哪一步?

林不凡接过支票扫了一眼,再次将支票递给了何洪源道:“那就麻烦何先生将这钱捐给希望工程,要是没有什么事的话,我就告辞了。”说完朝着何妙岚点点头转身离开。

喜欢天才医仙请大家收藏:()天才医仙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