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他也有偶像

听到这里的他脸色变的阴沉下来,那语气更是冰冷的可怕。

“,一呼一吸脉搏跳动各一次,明显的少气,那脉来缓滑而利,怎么解释?还是说你就没有诊断出来?你连最起码的什么叫摸脉都忘记了吧?”

听到这里,另一个中医欲言又止,最后一咬牙声音有点颤抖的说道:“这位林大夫说的的确是,当初我把脉的时候也摸到脉象来而缓滑而利。”

这下那队长有点着急了,他虽然不懂中医,但是却知道要是把脉出了问题,那后面绝对会出大问题的。“你怎么不早说?”

“我,我告诉柯老了,只是……”那人看起来年纪不大,也就是四十多岁,在这队伍里也的确没有说话的权利。

那柯老这才想起当初郑宇成的确说了这一点,但是他再次把脉之后却没有发现,对于郑宇成的话也没有放在心上,现在两个人都这么说,不由让他开始变的担忧起来。

但是强势如此的人,怎么可能轻易认错,一脸铁青的说道:“不可能,这么多年,我把脉从来没有出过什么问题,我现在再次给老爷子把脉。”说完就再次向着内堂走去。

就连一边的左琅想要阻止都没有来得及,林不凡的脸色更是变的黑吓人。这个柯老失去了理智,在病人休息的时候冒然把脉,这可是大忌,他现在连这一点都忘记了。

片刻之后的柯老一脸难以置信的表情,整个人走路都变的踉跄起来。嘴里喃喃道:“不可能,怎么可能?”

他怎么都接受不了他在自己最强的项上犯了如此致命的错误。刚刚的脉象说明老爷子不但少气,而且还胃热,而自己给的食谱却是高热食物,老将军怎么可能不出问题?

“现在不是自责的时候,我们还是赶快想想办法到底怎么办吧。”一边的队长也是露出了失望的神色,只是现在情况紧急,不是追究责任的时候。

林不凡的脸色也是缓和了许多,轻声对一边的队长道:“现在老将军只是胃里有火,还有支气管出现了问题,一会我开一个方子,大家参谋一下。”

现在大家都不敢在质疑眼前这个年轻人,就连柯老都没有发现的问题,眼前的年轻人却能轻而易举的找到问题,他们那里还敢轻视。

“不凡,那就麻烦你了。”队长向和忠露出了和煦的笑容,林不凡点点头,没有再说话,而是重新给老将军拟定了一个食谱,还有将药方也写了下来。

对于药方只是治疗支气管炎的,对于胃中有热,那只要食疗加针灸就可以了。

写好药方递给了向和忠道:“向叔叔,您看看哪里还有什么不妥的。”

向和忠犹如手里捧着精贵的瓷器一般小心翼翼,仔细的研读起来。过了良久,这才递给下一个人。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不凡啊,就说你现在的本事不来丰镐真的是屈才了,你说你……”

“向叔叔说的什么话,我还年轻,再说了您又不是不知道,我在益州还有事。”有些话他自然不能明说。

向和忠倒是有些失望,当年要不是凑巧遇到了林不凡,那老将军很有可能就走不出那山头了,他都没有办法的事情,眼前的年轻人却能轻而易举的解决就足以说明问题了。

“你看我老糊涂了,你现在还年轻,以后的成就绝对是不可限量啊。好好努力,你要是来丰镐的时候一定记得通知我啊。”向和忠一脸羡慕的看着林不凡。

“这个一定,到时候一定告诉您,您可要将您的宝贝孙女介绍给我。”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愣住了,尤其是向和忠,两年前的他断然不会开这种玩笑。

笑着指着林不凡道:“臭小子,这是出山了吧?啧啧被社会带坏了。”大家谁都没有再提关于向和忠孙女的事情。

很快一圈人将那药方和食谱都看完了,谁都没有异议,因为他们绝对开不出比这个更加完美的了。

“你上面写的是野鸭,难道家养鸭不行吗?”在哪食谱和药方重新回到向和忠手里的时候,不由好奇的问了一句。

林不凡从来不是喜欢私藏的人,对于中医更多的是靠经验,大家相互交流,那绝对能增长见识。

“不是不行,而是效果可能打折扣,因为野鸭多生活在水中,而且多吃的是水生之物,依次野鸭性偏凉,有滋阴养胃,利水消肿之功。《日用本草》记载鸭肉可‘滋五脏之阴,清虚劳之热,补血行水,养胃生滋。’《本草纲目》说它能‘补虚’。”林不凡的话倒是让在场的很多西医见识到了中医的强大。

之前和柯老站在一起的郑宇成疑惑的问道:“那为什么要野鸭?”

林不凡笑着开口道:“这是因为现在大多数圈养的鸭都是吃饲料,哪里有会喂养水中之物?”

“原来是这样啊。”林不凡的话让大家都纷纷点头。

一边的左琅这才意识到为什么老爷子如此器重这个年轻人,不急不躁,有着同龄人没有的成熟稳重,更是有着博大的胸怀,这样的年轻人现在的社会的确不多。

那看着林不凡的眼神也没有之前的那种轻视,赶忙上前紧紧握着林不凡的手道:“不凡,这次真的要谢谢你了。”

林不凡还是一副淡然的模样道:“左叔叔严重了,左老将军一直是我崇拜的偶像,偶像有难,我这个小小的粉丝,自然要尽全力而为之了。”

他的一番话将气氛活跃了起来,只是因为这是外堂,老爷子还在内堂休息,大家都不敢太过大声。

“你看我这记性,你都劳累了一天了,我让厨房准备点吃的,你好好休息一下。”左琅何等聪明,自然看出来他眼里的疲倦之意。

林不凡是真的有点累了,倒是没有客气,吃了东西在客房稍微休息了一会,等夜色降临之后,这才醒来。

一开门,就看到站在门外的一对年轻男女。那男子一脸笑容的看着林不凡道:“你好,我叫左圣杰,这是我妹妹左安澜。”

“二位好,林不凡!”说完伸出手握住了左圣杰的手,冲着一边的左安澜点点头。

那左安澜则是一脸好奇的盯着林不凡,像是要看出一朵花来似的,这下让林不凡有点不好意思。

“左小姐,不知道我是不是脸上有东西?”他实在不太适应一个女孩子这么一直盯着他看。

那左安澜丝毫没有感觉不好意思,而是好奇的问道:“你就是那个大名鼎鼎的林不凡?”

这话让他顿时头上黑鸦飞过,他很有名吗?好像不是吧?这应该是他第二次来丰镐才对吧?

“你好像年纪不大啊?有没有我大?要不要叫一声姐姐听听?”左圣杰对于自己这个妹妹很是无奈,好奇心中的很。

一脸歉意的看着林不凡道:“你不要介意,我妹妹就这性格,她人很善良的。”

林不凡尴尬的摸摸鼻子,一脸无语,这性格还真的不是一般的彪悍啊。“没事的,她这不还小嘛。”

“喂!你看我哪里小了?你要不摸摸看?”说完故意挺起胸脯,那脸上的恼怒看起来甚是可爱。

“澜儿不要胡闹了,我们过来是请林大夫去看爷爷的。”左圣杰脸上的表情阴沉了下来。

对于左家大概也只有这个妹妹这的不知道进退,不过想想也是,左家本来就只有这么一个女孩,所有人更是将他宠上了天,对于她几乎从来不要求什么。

“人家这不是好奇嘛!”左安澜对于自己这个哥哥还是很害怕的,嘟囔了一句,就乖乖的站在了左圣杰身后。

林不凡有点无奈的摇摇头道:“走吧,我们过去看看左老将军。”

左圣杰赶忙在前面带路,而左安澜则是走在了林不凡的身后,他一直感觉到背后的眼睛一直盯着他看,这种感觉真的很不舒服。只是也不好说什么,脚下的步伐加快了几分。

左安澜心里想的是,这个男人虽然不帅,不过怎么总是感觉身上有一股很是吸引人的东西,让人想要去看透,可是半天她都没有看出来这个男人哪里吸引人。

“爷爷,林大夫来了。”走在内堂门口的左圣杰恭敬的开口道。

“快点进来吧。”那堂内传来了老将军的声音。

林不凡进去后,看到老爷子已经坐了起来,脸色也好了很多,只是那喘息声有点不太正常。

林不凡很是客气的看了一眼躺在软榻上的老人道:“老将军!”

“这里又没有外人,你就不用这么客气了,要是行的话喊一句左爷爷就行了。”这话一出口让内堂的所有人都心里一惊。

在他们年轻的一代中,他从来没有开口让哪个小家伙喊爷爷,对于他们更是从来不漏笑脸,看来这个林不凡绝对不简单。

林不凡点点头,喊道:“左爷爷,您先躺下,我再给您把把脉,一会给您做一个疗程的针灸。”

“行,这次是真的麻烦你了。”左老将军越看眼前的小家伙越满意。

赶忙上前扶着老将军躺下之后,将手搭在了脉搏上,过了片刻,脸上带着笑容道:“脉象没有什么大的变化,药方和食谱我重新给您写了一个,您只要按时服用就可以了,您先将上衣脱了。”

“好,今天我就任凭你处置,哈哈!”老将军看起来精神不错,还和林不凡看起玩笑来了,这让下面的这些子孙们都松口气。

他们自然知道左家能有如今的成就,老爷子是功不可没,现在左家年轻一代中还没有人站稳脚,要是老爷子有什么三长两短,那左家会飞快的萧条下去。

喜欢天才医仙请大家收藏:()天才医仙新更新速度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