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2章 悲痛

在喷出那一口鲜血之后的她银牙一咬,一藏在嘴里的毒素开始飞速蔓延,这种能够感染内气的毒药,瞬间传遍了她体内所剩不多的内气之中。

感到异样的饕餮想要抽出手来,但是却发现丝毫动不了。“你这个混账,你干了什么?”体内突然感觉异常的难受,那种刺痛让饕餮脸色苍白。

这个身体开始抽搐,他赶忙调用元神将那毒素排出,可惜那毒素却犹如有灵性一般,躲闪着,不让被镇压。

小坂婉的鲜血喷了青龙一脸,此时在脑海里的林不凡还没有反应过来,到底怎么回事的时候,就看到她恋恋不舍的闭上了自己的双眸。

突然林不凡瞬间夺回了自己身体的控制权。“婉儿,婉儿,你怎么样?”他眼里闪着泪光。

只是此时的小坂婉却永远都听不到他的话语,转眼间他怀里的人变成了一抔黄土,消失在天地之间。

饕餮的面孔也出现在他的面前。“老子杀了你!”他整个人变的狂癫起来。

看到他如此模样的埃罗不由心了一惊,打算再度出手,可惜他消耗太大,在站起来的时候一个踉跄,再次颠倒。

之前先生交给他的那一枚古老的戒指从怀里震了出来。此时在高空中站立的林不凡的血液滴落下来,刚刚落在那戒指上面,突然戒指发出了一阵刺眼的光芒。

“小子,身体交给我!”感受到一股熟悉且强大的气息的它变的激动起来。

还沉浸在悲痛之中的他还没有反应过来就被青龙强抢了身体的控制权,一直在袖子里的两道青光猛然迸射而出,饕餮的距离太近,加上刚刚毒素的入侵,这一下直接剔除了他的一条胳膊。

借着这个机会的他瞬间到了戒指的地方。手指颤抖的伸出,那戒指犹如有灵性一般居然缓缓套在了他的手指之上,一阵柔和的光芒缓缓散发出来。

“龙域戒指?这,这,真的是龙域戒指!”他没有想到他居然能见到龙域戒指。一边的埃罗这才想起这枚戒指正是当初先生让自己交给林不凡的,但是中途却给忘记了。

突然感受一股强大危机的饕餮神色变的慌张起来。“逃!”这是他脑海里升起的第一个念头,他不知道那是什么鬼东西居然让刚刚重伤的他实力居然开始恢复,那速度不用想,片刻就恢复。

“想走?是不是太晚了?”看清已经断了一条胳膊的饕餮,他嘴角微微上扬,瞬间到了饕餮身边,一道道青光将他的退路全部封死。

要是强闯过去的话,那绝对当场死亡,只是后面却还有青龙,他神色变的慌张起来。“青龙,你不要太过分了,要是你今天杀了我,我的其他三个兄弟一定拼死都会杀了你。”

“哈哈,饕餮,难道我放你走,其他三大凶兽就会放过我?受死吧!”说完身影一闪,一掌劈向饕餮的头颅。

饕餮知道今天恐怕真的要栽在这里了。不甘心的他一个硕大的头颅出现在他的头顶。

“吼!”一声怒吼之后,青龙的一掌已经到了头顶,只是他没有攻击那虚影的头部,而是攻向了他头颅的下边,那位置正是饕餮的眼睛,也是最为脆弱的地方。

“吼!”一声痛苦万分的吼叫声传来,饕餮的气息变的虚弱起来,想来在短时间之内是没有办法恢复了。

青龙没有丝毫的犹豫再次出手。只是突然一股强大的气息悄然而至,青龙的那一拳没有落在饕餮身上,而是被来人化解掉。

“你是什么人?”青龙脸色变的异常难看,他现在虽然有了龙域戒指,但是却没有完全炼化,实力虽然恢复到了半步融天境,不过眼前的人却已经是正宗的融天境。

“饕餮?没相当千年之后,你还是这么不堪啊。”来人的声音带着一股尖锐,听起来刺耳刻薄。

听到这声音加上那熟悉的气息,他眼眸紧缩,眼前的家伙就是四大凶兽之首的奇穷。只是从气息上来看,这奇穷明显已经出世有些日子了。

“奇穷,没有想到你居然也出世。”青龙声音充满了凝重,他没有胜算,不过凭借龙域戒指奇穷也拿他没有办法。

奇穷的脸部很是虚幻,让人根本看不清他的面孔。“青龙,今天这笔账我们日后再算。”说完伸手将身边的饕餮一捞,消失在原地。

很快周围变的平静下来,青龙的身影也缓缓落下,再次将身体的控制权交给了林不凡。

此时的林不凡心如刀割,想想短短这么一段日子里,他前后失去了自己最为亲密的伙伴小火和小冰,现在小坂婉也牺牲,甚至连骨灰都找不到。

他整个人比来的时候还要沉默,就这么傻傻的站在那一片狼藉的地面,站了差不多三四个小时,这才抬起那沉重的脚步,缓缓走向安井。“希望你兑现自己的承诺。”

此时站在一边的小坂次郎怎么都没有想自己的妹妹就这么没了,哪怕尸首都没有。

在听到林不凡声音的瞬间,脸色变的涨红,眼里闪着泪光。“你这个混蛋!”毫不留情的一拳砸在了他的脸上。

林不凡没有说话,也没有还手,只是擦了一下自己嘴角的血迹,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

一路上埃罗都没有敢打扰他,虽然之前的他也不爱多说话,但是脸上却一直挂着淡淡的笑容,只是从胜州开始,他就没有看到他笑过,他就这么沉默着。

等到了丰镐的他直接去了先生府上。看到他平安回来,先生不由松口气,但是感受到他的那股无言的悲伤之后,先生示意夏泽将戴维斯先带下去。

戴维斯也看出来自己师父心情不好,不敢打扰,乖乖和夏泽还有埃罗离开。

“怎么了?”先生的声音很轻,却充满了关切。

“小坂婉牺牲了,为了我。”他的声音也很轻,没有情绪波动,都听不出伤感的情绪,要是不认识他的人一定认为他只是在叙说一个和他无关人的死亡,但是他却知道他心里很难受。

过了很久,他这才安慰道:“有些人注定会牺牲,就像当年你母亲和你父亲那样。”

喜欢天才医仙请大家收藏:()天才医仙新更新速度最快。